• 极限挑战 永不言弃
    发布日期:2019-09-16 10:3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没有保护绳、没有任何安全防护措施,孤身一人在数百米高的巨岩绝壁不断向上攀登,稍不注意就可能跌入深渊,付出生命的代价……日前,2018年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纪录长片《徒手攀岩》在中国内地上映,美国攀岩大师亚历克斯·霍诺德徒手攀登酋长岩的画面让许多观众手心冒汗、胆战心惊。

  《徒手攀岩》讲述了一个关于攀岩、极限与梦想的故事。影片由导演金国威和伊丽莎白·柴·瓦沙瑞莉联合执导,目前豆瓣评分为9分。

  酋长岩(ElCapitan)是全球最大的花岗岩巨型独石,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优胜美地国家公园内,高约914米,这里是全世界攀岩者都向往的终极挑战目标。

  酋长岩上分布着200多条攀爬路线岁的亚历克斯·霍诺德沿着一条名为“搭便车”的路线,在没有任何保护设施的情况下,独自一人徒手登上酋长岩,耗时3小时56分,成为世界上徒手攀登酋长岩用时最短的人,此举被视为“攀岩界的登月之举”。《纽约时报》对此评价道,“此次徒手攀登应该被称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运动壮举之一。”《纽约客》则称此举应当载入人类成就史册的又一篇章。

  徒手攀岩位居世界十大极限运动之首。“也许没有什么运动会像徒手攀岩那样游走于成功和死亡之间。徒手攀岩意味着没有保护绳,你需要拼命去战胜恐惧和危险。”一位专业攀岩者如是说。

  每个人在人生中都会遇到或大或小的失败,大多数人都有机会从头再来。但是,徒手攀岩没有第二次机会,没有安全措施,什么都没有。在徒手攀岩的过程中,你必须保持专注,一旦犯错,惩罚就是死亡,许多无保护徒手攀岩者已经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,其中一些正是亚历克斯·霍诺德熟识的攀岩者。

  目前,极限体育运动已经成为全民体育运动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。极限体育运动纪录片记录了人类运动极限之美,吸引了众多观众的关注。和许多极限体育运动纪录片一样,《徒手攀岩》的拍摄没有任何特效镜头,但是那些真实画面却比惊险特效镜头更让人胆战心惊。

  随着影片故事的逐渐展开,很多观众可能不禁要问:为什么要冒着生命危险去进行这样的极限运动?一个人对梦想的热爱和坚持,可以战胜自己对死亡的本能恐惧吗?很多人包括亚历克斯·霍诺德的女朋友都很难理解他为什么要这样做。他的前女友甚至认为他追求这样强烈的刺激是心理有问题。

  一次,亚历克斯·霍诺德在医院对大脑进行了核磁共振检查。检查发现,他脑内负责控制恐惧感的杏仁核与常人不同。普通人觉得刺激的事情,他感受不到恐惧,只有很危险的事情才会引起他的心理波动。

  面对极大的风险,徒手攀岩者的心灵要穿上盔甲,他的朋友和亲人也要。面对酋长岩带来的恐惧,亚历克斯·霍诺德的应对方式是日复一日、乏味枯燥的反复练习,不断拓宽自己的舒适区。他对攀岩路线了解得越深入,他能感受到的舒适区就越大,直至感受不到恐惧。

  亚历克斯·霍诺德的母亲能够理解儿子的不断挑战。她说:“我认为徒手攀岩是他感觉最有生命力、最充实的时候,你怎能将它夺走?”

  亚历克斯·霍诺德为了登顶酋长岩付出了哪些努力?亲友们如何看待他的不断挑战和超越?《徒手攀岩》以大量篇幅记录了亚历克斯·霍诺德攀岩前细致的准备过程和决不放弃的心路历程。

  亚历克斯·霍诺德大约10岁时在父亲的鼓励下,开始到健身房学习攀岩。在室内练习攀岩近10年后,他又开始进行室外攀岩和徒手攀岩。此后,他慢慢开始徒手挑战数百米高的巨岩。

  和众多知名的专业攀岩者一样,征服酋长岩也是亚历克斯·霍诺德多年的梦想。在过去近10年中,他在绳索的保护下攀爬了50多次酋长岩。

  “我必须确保正确的动作根植在我的心里,不能有丝毫出错的可能性。对我来说,在绳索保护下的攀岩基本上只是个体力活,只需要保持体力抓住岩壁并向上攀爬。但是,徒手攀岩更考验人的内心。没有了绳索的保护,你要保持冷静并时刻表现出最佳状态,因为任何错误都可能导致死亡。”亚历克斯·霍诺德在去年一次公开演讲时表示。

  “如果体力不支了怎么办?”“如果发现自己胆怯了怎么办?”……亚历克斯·霍诺德在正式徒手攀岩前,会反复思考攀岩过程中可能会出现的每一种状况,并不断在脑中“演练”攀岩过程,确认每个细节,“我不想成为一个幸运的攀岩者,我想成为一个优秀的攀岩者。”

  在影片中,观众可以看到亚历克斯·霍诺德的不断努力。他反复进行带绳攀岩练习,确保手和脚的着力点、特定伸展动作要做到高度精确,下山后再用纸笔记录下这个过程中的难点。

  2017年6月3日,太阳升起之前,亚历克斯·霍诺德开始徒手挑战酋长岩。在一些路段,他要全身挤进石缝里一点点挪动。面对最惊心动魄的“抱石难题”时,他要精准控制手指扣紧岩石上豆粒大小的受力点,然后将左脚大跨度凌空踩到远处的岩壁上。在攻克了岩面光滑的“自由爆破岩板”“中空石片”路段、“怪兽宽缝”路段、“抱石难题”和垂直险峻的“耐力角”等众多险关后,亚历克斯·霍诺德最终成功登顶酋长岩,成为改写世界攀岩运动极限的传奇人物。

  同样令人敬佩的还有《徒手攀岩》的主创人员。这部纪录片由8位专业攀岩者兼摄影师共同执镜拍摄,制作周期长达807天,难度前所未有。在拍摄时,摄影师在绳索的保护下,要背负数十斤重的摄像器材在酋长岩上不断前进。

  “谨以此片献给所有相信不可能的人。”本片导演之一的伊丽莎白·柴·瓦沙瑞莉在奥斯卡颁奖礼上说。

  “为何你想要攀登珠穆朗玛峰?”面对记者的提问,著名登山家乔治·马洛里回答:“因为山就在那里!”

  “如果你不断挑战极限,最终你会发现你的极限。”亚历克斯·霍诺德在片中表示,“我已经花了20余年在这项运动上,成功登顶酋长岩是目前为止我生命中最有成就感的一天。”

  20余年来,亚历克斯·霍诺德不是在攀岩,就是在攀岩的路上。本片不仅向人们展示了人类极限运动之美,人类在挑战极限时的无畏、专注和从容,传递了永不停歇的积极人生态度,也引发了人们对生命意义的思考。

  人生就像攀岩,唯一出路就是不断向上。每个人都会遇到自己要面对的“酋长岩”,坚守初心和梦想、不断超越极限才会收获美好风景。IIH露真容 北大医信正式发布全新一代智慧一

Power by DedeCms